2003重建教育連線 文件 台灣教育發展新方向
作者: 系統管理者 (06-01 12:16)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台灣教育發展新方向
政大教育系 
周祝瑛 92/08/08
壹、前言

在解嚴之前,教育上舉凡經費、師資、課程、教科書、入學制度等等,完全是由政府中央集權來管理,至於教育行政上則由教育部局到各縣市學校內部一條鞭式的管理。

從解除戒嚴到教師法的通過(1987~1995),當時以教育鬆綁為主要訴求,上述的管制情況開始有所轉變,例如:透過教師會、家長會及教評會的設立,使學校結構改組,讓教師有聘任權、課程教材自主權,以及學校本位經營的出現。一九九五年以後到目前為止,可以說是處於由教育鬆綁,刺激教育需求的產生,如解除供給的障礙,將學校與社會壁壘分明的情況予以剷除,此後讓民間各種力量能夠介入教育體系,來滿足整體教育的需求。例如:民間教科書的開放、師資的多元化,以及各種法律、資訊等資源能夠移入到教育當中。

其中,為因應民間教育改革的要求,以及促進國內教育健全發展,在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正式由行政院成立「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教改會),由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博士擔任召集人。從一九九四到一九九六年的運作期間,激起許多教育改革的討論,並提出五份教育改革諮議報告書,作為我國教育改革史上的一項重大依據。

行政院於一九九八年五月十四日根據行政院教改會提出的一些建議,決定在一九九八二○○三年五年中挹注一千五百七十億七千餘萬元,推動十二項健全國民教育、普及幼兒教育等教改方案,可說是我國有史以來最大的跨世紀教改工程。

此時,由於民間教改的壓力以及政府的積極回應,各項教育改革已逐漸納入教育政策來實施,其中以實施多元入學方案、九年一貫課程、教科書民營化為最大改變。而九年一貫課程引發以「領域」代替傳統「分科教學」,以「統整」代替「單科學習」最受矚目。另外,「多元入學方案」高中入學、大學入學管道廢除聯考制度,擴充多元升學管道,影響所及的各種升學層面更是史無前例。此外,由於教科書開放引起的版本銜接問題、教科書價格市場化、家長負擔增加等,都是這個階段中不斷為社會大眾關注、批評的議題。

總之,解嚴之後針對教育改革訴求的回應,大概可以歸納為民間的訴求與政府的回應兩方面:

(一)      民間的訴求

民間教改在這一方面可說是不遺餘力,主要有幾個重要概念。在「教育理念」方面,根據四一○教改的四大訴求:(一)推動教育現代化:尊重個體的自主與創造,強調個體發展,重視各族群與弱勢階層的主體性教育,由此發展出多元化教育政策。(二)推動教育自由化:改變過去將人分類分級的做法,健全教育環境,透過讓人民自由選擇教育權,而使多元的公民享有現代化教育的機會;教育自主權由國家教育權釋放到國民教育權,尤其是以前國家政府介入決定人民受教權利的方式,改變成兒童、父母、教師、原住民、私校的教育權利等五大國民教育權的提昇,充分顯現教育自由化的意旨。在「教育法規」方面,制定教育基本法,修訂重要教育法規,彈性教育學制,改變「六三三四」學制,鼓勵私人興學,讓民間有更多辦學空間。在「各級教育的具體落實」方面,國民教育上要求小班小校,消除管理主義,全面開放教科書,改變過去由中央管控教科書的編輯及發行;在中等教育上能廣設高中,平衡城鄉差距,調整高中職比例;在高等教育上能廣設大學,暢通升學管道,以學術自由、教授治校來落實大學的教育改革;在師資培育上打破師資的壟斷,尤其是過去一元化的師資培育機構改為多元化的發展,在各大學都能設立師資培育單位,且透過教師會的組成及教師法的修定,能夠致力教師權利的維護與保障;在資源分配上透過各級教育經費分配合理的檢視,呼籲教育有關單位的調整,放鬆教育資源的管制,讓市場機能介入到教育中。

(二)      政府的回應

   從正面來說,這段期間教育逐漸走向民主、多元、開放的腳步,政府將一些不合時宜的教育法令加以修正;對弱勢族群的重視,如身心障礙、原住民等,本著教育機會均等及社會正義的原則加以保障;本土教育也逐漸受到重視;家長和教師對學校事務的參與及權力也日漸增加;中小學班級人數降低;學生受教權受到重視。

一九八七年(民國七十六年)七月台灣地區終於解除長達三十多年的戒嚴時期。長期的戒嚴使得許多教育政策始終停留在國家化、一元化的規劃上,甚至許多人批評我國教育政策黨化、權威化的色彩過於濃厚,很難看出開放多元的一面,因此一旦解除戒嚴後,民間教育改革也隨著新興的社會運動的蓬勃發展而日益茁壯,台灣的教育進入了風起雲湧的轉變階段。尤其在一九九○年初期可以說是達到高峰,直接或間接影響到後來各種教育政策的實施。

貳、民間與政府教改行動

一九九四年四月十日,台大教授黃武雄等人發起民間「四一○教改大遊行」,可說是台灣民間教改能量大匯集的一年,透過四一○教改運動,來充分展現社會大眾對於教育改革的強烈要求。四一○教改在醞釀活動的半年期間,提出了四項訴求:

(一)落實小班小校

(二)廣設高中大學

(三)推動教育現代化

(四)制定教育基本法

在這種情況之下,各種民間與教育團體從各個不同角度,積極為我國教育診斷問題,並提出教改建議。在這樣的社會壓力下,一九九四年六月,教育部長郭為藩推出第七次全國教育會議,並在會中結論建議模仿日本「臨時教育審議會」的做法,成立我國類似的機構來協助教改事宜。

並在同年七月二十八日,行政院通過「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簡稱:教改會)設置要點,要求該委員會每半年針對教育改革方向或具體方案,提出諮議報告書,由行政院核定後交由各相關機構辦理。

從最初教改委員的「教育鬆綁、追求卓越、照顧弱勢」等共識,到後來歷次教改諮議報告書中呈現的教育改革五大方向及八項優先項目,都可看出教改會對於勾勒台灣未來整體教育結構的重大企圖,從幼兒教育至成人教育都有建言。其中在教改五大方向中規劃:

(1)教育鬆綁。建議調整調整教育部的執掌與組織,擴大地方權限;修訂各種學校教育及教師法規;促進中小學及高等教育的組織、類型即法制方面的鬆綁工作。對於民間辦學和另類教育體制也建議多給予發展空間。

(2)把學生帶起來。訂定中小學「課程綱要」,取代「課程標準」;強化課程的銜接與統整,減少學科數目和上課時數。縮小學校及班級規模。淡化明星學校,建立辦學績效指標。推動基本學力;加強身心障礙教育,保障受教權。

(3)暢通升學管道。高中型態朝綜合高中模式發展,推動多元入學,建立各種類型的高教學府,以滿足終身學習需求。

(4)提升教育品質。加強教師專業素質,強化教育研究與評鑑,成立「高等教育審議委員會」作為諮議之用。並促進技職教育多元化與精緻化發展。

(5)建立終身學習社會。強調推廣終身學習理念及統整終身學習體系,建立回流教育機制等。

由於教改項目牽涉範圍甚廣,改革內容十分繁雜,因此教改會列出八個教改優先實施項目:

1、修訂教育法令並檢討教育行政體制。

2、改革中小學教育。

3、普及幼兒教育及身心障礙教育。

4、促進技職教育的多元化和精緻化。

5、改革高等教育。

6、實施多元入學。

7、推動民間興學。

8、建立終身學習社會等八大重點,並分別訂出近、中、長程的施行目標。

最後,為了落實教改會的改革建議,特請行政院針對上述諮議報告書的內容核定列管,並責成各相關部會成立「教育改革推動委員會」,與教育部及相關部會協調、合作、並定期辦理評估教改成效工作、舉辦年度檢討、匯集研訂評鑑教育改革推動成效指標與制度。

  從上述教改五大方向及八大優先實施議題中,可以看出日後我國教改的大致走向及推動項目其實深受教改會諮議報告書的影響。

繼行政院教改會完成階段性建言任務後,台灣教改於是轉到行政單位教育部來執行,其中有兩次攸關教改的組織與會議。一九九六年教改會提出五本諮議報告書之後,首先由行政院先成立一個跨部會的「教育改革推動小組」,來匯集「教育改革行動方案」,作為考核教育改革推動成效的依據;內容除了擬定年度教改計畫外,並定期追蹤考核執行成果。其次,在二○○一年,教育部正式召開「教育改革之檢討與改進會議」,進一步針對教育改革行動方案一連串執行情況,作出建議。

從一九九八年到二○○三年中,行政院總共編列一千五百七十億七千兩百四十一萬六千元整,作為五年當中執行教育改革行動方案的預算,共列有十二項工作重點。

一、國民教育。

二、普及幼稚教育。

三、健全師資培育與教師進修制度。

四、促進技職教育多元化與精緻化。

五、追求高等教育卓越發展。

六、推動終身教育及資訊網路教育。

七、推展家庭教育。

八、加強身心障礙學生教育。

九、強化原住民學生教育。

十、暢通升學管道。

十一、建立學生輔導新體制。

十二、充實教育經費與加強教育。

從上述教改編列的預算中可以看出:「教育改革行動方案」以對「小班小校」編列三百六十九億的預算,私立技職院校兩百八十四億與私立大學三百五十五億的補助佔最大部門外,其他項目在五年當中陸續有不同的預算比例,而究竟這當中對教育改革的實際推動有多少助益?影響為何?值得考量。以計畫裡的最後一年九十二年度(二○○三)教育部編列教改預算中的六大項,高達二百四十三億二千萬元。換言之,從一九九八年到二○○三年當中,每年大概有兩、三百億的預算用於教育改革,但真正執行之後,是否與教改列出的項目完全符合?其實有必要進一步去了解與評估。

參、具體的教改措施

教育改革行動方案

 


 

一、健全國民教育

◎釐清中央與地方權責,協助地方政府更加自主

◎降低國民中小學班級學生人數,並提升小班教學效果

◎革新課程與教材

     辦理補救教學

 

二、普及幼稚教育

提高五歲幼兒入園率達百分之八十以上

◎健全幼稚教育發展,修正相關法規

◎強化幼稚教育師資水準與專業知能

◎充實幼稚教育課程、活動及設備

 

 

三、健全師資培育與教師進修制度

加強多元師資培育制度衝實施資來源

◎健全師資培育機構組織與功能

◎落實教育實習制度及功能

◎建立教師終身進修制度

 

四、促進技職教育多元化與精緻化

建立技職教育一貫體系及彈性學制

◎擴大辦理綜合高中

◎提升技職教育品質

◎落實職業證照制度

 

五、追求高等教育卓越發展

◎修正大學法

◎研議設置高等教育審議委員會

◎加強提升大學水準配套措施,發展各具特色之高等學府

◎辦理私立大學校院講補助

 

六、推動終身教育及資訊網路教育

健全終身教育法規

◎培養國人終身學習

◎統整終身教育體育

◎各級各類學校配合從事終身教育的改革

◎建立回流教育制度

◎增加終身學習機會

◎健全終身教育師資,改進課程、教材教法

◎強化社會教育機構功能

◎加強資訊與網路教育

     1998年出版「邁向學習社會-推展終身學習,建立學習社會」教育白皮書

 

七、推展家庭教育

◎確立家庭教育法規

◎宣導家庭教育理念

◎建立家庭教育完整體系

◎提升家庭教育人員知能

◎研發優良家庭教育課程、教材教法

 

 

八、加強身心障礙學生教育

建立特殊教育學生多元安置設施

◎強化特殊教育專業輔導功能

◎加強發現身心障礙兒童措施,提昇身心障礙兒童發現率

◎加強提供身心障礙兒童就學之特教輔助資源

 

九、強化原住民學生教育

◎建立原住民教育體系

◎改進原住民教育師資培育、任用及進修

◎建立原住民學生生活與教育輔導體系

◎強化原住民教育課程與教學

◎提升原住民學校教育設施水準

◎推廣原住民親職教育與社會教育

1997年出版「中華民國原住民教育報告書」

 

十、暢通升學管道

◎擴大大學就學機會,建立大學多元彈性入學制度

◎實施高職免試多元入學

◎適度增加招生容量,推動五專、二技、四技二專多元入學方案

◎實施高級中學多元入學方案

 

十一、       建立學生輔導新體制

◎建立教學、訓導、輔導整合的輔導新體制

◎結合社會義工與退休教師推動訓輔工作

◎加強輔導國民中小學中途輟學學生

◎建立訓輔工作咨詢服務網路

 

十二、       充實教育經費與加強教育研究

◎研定教育經費比例

◎籌設國立教育研究院

 

教育改革總諮議報告書

 

 

 


    教育鬆綁

包括四方面:

1、 師資

2、 教育內容

3、 教育財政

4、教育行政

具體項目如下

◎調整中央教育行政體系/教育部組織法-仍在進行中?

◎重整中小學教育行政和教學-透過教師會、家長會、教評會,改變學校結構

◎保障教師專業自主權-通過教師法,讓老師有聘任權、課程教材自主權及學校主位經營的出現,教師原為公務員,透過學校教評會而聘任老師改為聘任制。

◎促進中小學教育的鬆綁-實施九年一貫課程、教師自編教材、教科書開放民間版本

◎促進高等教育的鬆綁/設校、校務基金、高校擴張

◎促進民間興學和辦學的鬆綁/教育基本法、教育實驗

◎促進社會觀念的鬆綁-民間教改團體的呼籲:家長會設立共組團體,推動教改。1997年各地方性及議題性的教改團體,組織「中華民國教育改革協會」。

 

    帶好每位學生

◎改革課程與教學-九年一貫課程      

◎重視原住民教育

◎縮小學校規模和班級經營-國小小班小校)

◎落實兩性平等教育

◎落實學校自主經營-校長遴選、教評會、教師會、家長會             

◎激發學校內在自生力量

◎保障幼兒教育品質

◎協助每位學生具有基本學力-九年一貫十大基本能力

◎建立補救教學系統

◎加強生涯輔導,提供多元進路

◎重建學生行為輔導新體制-中輟生、不留級

◎加強身心障礙教育-1995年公佈「中華民國身心障礙教育報告書-充分就學、適性發展」

 

    暢通升學管道

◎朝綜合高中發展-從八十五學年度的18校至九十一學年度已有143所學校。

◎發展各具特色的高等教育學府

◎推動多元入學制度-90年起進行高中職社區化,希望透過高中職社區化,將過去單元價值的教育環境,轉變為多元適性的學習環境。

 

    提升教育品質

◎提升教師專業素質-師資多元化,讓師資培訓供過於求

◎強化教育研究與評鑑-國家教育研究院之籌設

◎有效運用教育資源

◎提升高等教育品質-大學卓越發展、重點大學、大學整併

◎促進技職教育多元化與精緻化-三條高速公路,透過普通、技職、終身三條教育國道,以暢通升學管道、紓解升學壓力。

 

■建立終身學習機會

◎終身學習理念的推廣-終身教育白皮書

◎終身教育體系的統整-設立社區大區、空中大學

◎學校教育改革的配合

◎回流教育制度的建立-回流在職碩士班、大學進修部之強化

◎行政措施的配合

 

四一○教改聯盟四大訴求

 

 

 


    落實小班小校

 

表一

 

八十三學年度各級學校概況表

九十一學年度各級學校概況表

學校級別

校數

級數

學生數

平均每班人數

學校級別

校數

班級數

學生數

平均每班人數

國小

2,517

54,092

2,032,361

37.6

國小

2,627

63,679

1,918,034

30.1

國中

711

27,642

1,177,352

42.6

國中

716

26,816

956,823

35.7

從上表學生人數和班級數的關係中可以得知,八十三學年度時,國小一班平均有37.6位學生,而國中一班則有42.6位學生。到了九十一學年度,國中和國小班級平均人數都有下降,國小一班平均有30.1位學生,國中一班平均有35.7位學生。由此可看出推行「小班」政策的一項成果。

至於小校方面,根據教育部統計資料(2003)顯示,國小班級數在十二班以下的小規模學校,九十一學年度比八十七學年度減少了847所,而擁有49個班級以上的中、大規模學校增加了27所。至於國中方面,九十一學年度在六班以下規模的學校比八十七學年度增加15所,而49個班級以上的學校減少11所,可看出「小校」在國中可能推行較成功,在國小則不然,這可能與原

先校地取得和學生人數結構分佈有關。

 

    廣設高中大學

 

 

 

 

 

 

 

 

 

 

 

 

 

 

 

表二  八十三學年度及九十一年度  高中、大學校數變化

   

校數

高級中學

   

八 三

1994

公立

93

15

私立

103

8

總計

196

23

 

九 一

2002-03'

公立

166

27

私立

136

34

總計

302

61

 

  

 

 

八十三學年度的高中總校數是196所,其中公立學校有93所,私立學校有103所,到了九十一學年度,高中總校數為302所,比八十三學年增加106所,公立學校增加73所,私立學校增加33所。大學部分,八十三學年度四年制大學總校數是23所,其中公立學校15所,私立學校8所,到了九十一學年度,大學總校數為61所,增加了38所,公立學校增加12所,私立學校增加36所。由此可知,「廣設高中、大學」這項訴求做到了,而且特別在大學部分。因為私立大學增設比例高且速度快。﹝參見表二﹞

                                                                                                                                                                                                                                                                                                                                                                                                                                                                                                                                                                                                                                                                                                            

    推動教育現代化

在「教育現代化」這項訴求中,所觸及的範疇主要為兩大議題,分別是:

1)真正重視個體發展與參與、強調個別差異,以及尊重弱勢族群的主體性教育。

2)為提供機會、提高教育品質,鼓勵國民透過自由選擇來享用教育資源。

 

    制定教育基本法

主要目的則是希望透過法令的訂定,以擺脫四十餘年來政治戒嚴所造成的威權主義,以立法監督行政當局,落實教育現代化的政策。1999年已通過該法,共計十七條。

 

 

肆、教改的執行落差

    綜上所述,可以看出近十年的教改方向大致朝著當年「四一○教改聯盟」四項訴求、行政院教改會的五大方向及行政院教改行動方案的十二項計畫推動。但在這個過程究竟出現了那些為人所詬病的問題呢?

 

一、學制

最近許多教育問題被提出台面討論,其中又以「延長十二年國民教育年限」最受矚目。這個攸關國家教育改革的重大政策,不但影響國家甚鉅,也可以說是牽動著未來下一代受教機會的發展;此外,對教育資源而言,更是相當大的挑戰。從歷屆教育部長的施政措施當中,可以看出自民國五十七年八月實施九年國教以來,到民國九十二年,歷經數任部長,延長國民教育年限一直是施政的重點之一。

但台灣目前的國民教育是否真正需要延長至十二年,而這十二年是否都屬於免費的、義務的、強迫性的教育,還是另有其他的作法,恐怕是需要進一步深入討論的地方。另外,從法源、從財政、從師資、從學制等方面都需要考量、評估。

既然十二年國教面臨上述問題,且在研擬三十多年之後仍無法推行,因此有人建議先以十年國教為主,採逐年調整的方式,向下延伸(即以小學前一年的幼稚園階段),這樣的好處為政府能夠提前介入私立幼兒學前教育的範圍,提供所謂的學前教育。由於目前私立的幼教機構佔了總數的70%﹝待查﹞,公立的比例相當少,且幼教的收費相當昂貴,對普通家庭而言是相當大的負擔。若能將幼教納入國民教育,不但可以解決幼教的問題,也可增加教育機會的公平性。所以有人主張與其開辦十二年國教,不如從十年國教做起。而教育部也曾經提出如下的方案,即傾向於前十年(小一到高一)免費,建立以高中為主的學區制度,採行「高一統整,高二試探,高三分流」的教育功能,讓前十年成為具有強制性的教育,教育內容不予以分流,可說是延緩分化,減輕學生升學壓力的策略。

 

 

二、考招分離與多元入學方案    

    根據教育部的說法,高中(職)多元入學方案的主要精神是發展學校多元特色,啟發學生多元智能,及升學管道多元選擇;其主要目標就是「帶好每位學生」以及「紓解升學壓力」。然而就教育原理而言,要解決聯考「一試定終身」的問題,國中在校三年的表現絕對比一次或兩次的國中基本學力,更能代表學生的學習成就,更能正確預測高中階段學習的成功機率。可是因為有國中學生在媒體上反應課業太重;家長擔心學生壓力太重,擔心國中教師評分不公,教育部就放棄原來採計在校成績的決定,不管申請、推甄、登記入學,都以國中基本學力測驗作為主要錄取的依據。

然而基本學力測驗早期發展的目標,是用以瞭解國中畢業的同學是否達到應有的學力水準,性質屬於「資格考」;國中畢業生必須通過這個基本門檻,才有資格申請想就讀的高中。至於申請所需要的條件,則由各校根據辦學特色,自行訂定。可是多元入學方案由於社會大眾的爭議,不參採在校成績,需有一個客觀的入學標準,基本學力測驗因而搖身一變,成為具有篩選功能的「鑑別考」,甚至淪為全國三十多萬考生的「超級大聯考」。因此,未來是否應走考招分離的道路,值得考量。

三、行政與組織

    從一九九五年至今,教師會、教評會及家長會三種組織,影響校內行政、人事甄選等各方面校務的運作,成為影響學校的重要團體。而這三個組織團體的互動,對學校產生了莫大的震撼,使得校園生態發生劇變。由於這些組織團體挑戰傳統行政權威,因此校長的權力方面受到很大的影響。其後,學校校長的產生也由原本的官派改為遴選,校園行政生態產生改變。

這些改變,除了與國內政治社會大環境的放權鬆綁有關之外,加上教師法中通過教師會、教評會及家長會等組織有關。在此同時,由於教師法中把部份行政權力下放至學校,使教師聘用權由行政機關轉給教師。在這種情況之下,校長的任用制度產生極大變化,而校長權力更趨於式微。其中最大的變動便是校長遴選資格放寬、遴選程序多元化、遴選多名合格人士再由縣長挑選。中小學校長改為聘任制,一任四年,最多可以連任八年,期滿得回任教師。過去所謂「萬年校長」的現象不再。但是,另一方面,校長的產生會涉及多種人際關係,關說情況在所難免。此外,校長任期結束之前需要接受教師、家長的評鑑,因此,對校長的專業自主產生極大的挑戰。由此可見,造成校園生態丕變的因素甚多,其中各個成員的角色調整與適應,恐怕還需要假以時日的觀察。

四、九年一貫課程

    九年一貫課程是教改的主軸。和傳統舊課程分科數學的最大不同之處,在於九年一貫新課程,改採「七大學習領域」,包括「語文」、「健康與體育」、「數學」、「社會」、「藝術與人文」、「自然與生活科技」、「綜合活動」。原來的美意是:九年一貫課程不再強調孩子的成績與分數,而是希望孩子具備「生活能力」;能夠適性發展,成為一個健全的人,而不是考試的機器。

九年一貫課程涵蓋了國小到國中全部的教學內容,按理說,要推行這樣的新課程,應當循序漸進,由一年級至九年級,逐年實施,才不會產生課程銜接的問題。然而,因為教育部門在理念尚有待溝通、相關配套措施殘缺不全、師資培育亟需加強的情況下,卻貿然付諸行動;實施的程序更是漫無章法,前年(二○○一年)由國小一年級開始實行,去年(二○○二年)就擴及一、二、四、七年級。其中四、七年級原本學習舊課程,突然改用新課程,學習型態驟然改變,不僅造成適應上的困難,而且課程內容銜接不上,更產生了教學上的障礙。

五、幼兒教育的定位問題

    多年以來,幼兒教育的改革可說是最被忽略的一環,尤其在政府教育鬆綁與市場化的引進下,許多合法的幼教機構屢遭政策的限制﹝如幼扥合一、幼教券﹞,而不少以補習班起家的機構卻以連鎖店的方式,大行其道,不但規避了法令,也造成學前教育美語化,非法排擠合法幼教機構的情形,其中的師資、設備、安全等問題層出不窮,令人堪憂。

 

六、技職教育

    在近年來「廣設高中、大學」的理想下,技職教育的發展出現前所未有的挑戰,例如在政府推動綜合高中、高中職社區化的同時,另一方面讓高職教育逐漸轉型,甚至萎縮,影響我國技職教育的發展。由於高職教育是我國技職體系的一環,其課程以基層的生產技能或管理方面的實務訓練為主,著重於培養學生一技之長,使其能迅速融入就業市場,並提供社會對基層技術人員的需求。長期以來,台灣國中生畢業之後,升學者約有五成進入高職或五專;有人譽為我國經濟發展的生力軍。

近年來,因為台灣產業轉型,高職訓練不符就業市場需求,高職畢業生就業市場萎縮,許多高職生只好選擇繼續升學。在這種情況下,教育單位應把握因材施教的原則,編列適合技職體系的基礎學科教材,一方面建立技職教育體系的升學管道,一方面針對產業界的需求,加強就業導向的技術訓練課程,建立證照制度,以「重視學力」取代「學位至上」的價值觀。然而另一方面,在政府高等教育擴張的政策下,不但許多技職體系院校為了轉型,多朝綜合大學方向發展,不但壓縮技職教育的發展空間,並且影響了整體高等教育的質量。

七、教師養成與任用

    隨著我國解除戒嚴,教師的培育制度也產生了重大變革。在戒嚴時期,曾經有所謂的「師資第一,師範為先」的口號。當時,台灣的師資培育是採取一元化的閉鎖式,由各師範院校單獨培養。

    於民國八十二年十月,以「師資培育法」取代過去的「師範教育法」,並且於隔年(一九九四)立法院三讀通過。將台灣這個實施了將近四十多年的師資培育制度,以「師資培育法」取代「師範教育法」,其精神主要有別於過去「師範教育法」公費分配的原則,與一條鞭的制度,改為市場導向,引進市場機制,儲備性質,來增加師資的來源,逐漸發展成供過於求的情況,增加師資來源的競爭力。

「師資培育法」公佈之後,除了原有的師範體系之外,許多大學亦可開辦教育學程。在教師的取得規定,必須經過初檢、實習與複檢。實習老師實習制度亦衍生不少問題。另外,在九十二年師培法修正案中,也將畢業後實習一年改為畢業前納入正常課程且實習半年的做法,是否會影響未來師資的素質,不無疑義。總之,師資多元化改變國內過去一條鞭、封閉式師範培育的方式,同時也為中小學校園生態帶來新血。隨這各大學資源緊縮的情況,各校紛紛設立教育學程,增加本校學生出路,卻出現流於浮濫的情況。以目前來說,國內的師資培育每年數萬人,目前僧多粥少的情況,造成就業的困難。自由市場機制是否有助於我國師資水準的提昇,有待進一步觀察。

八、高等教育

在「廣設高中大學」的口號下,教改的最大成就之一是使台灣的四年制大學院校,由七十九學年度(一九九○)的四十六所增加至九十二學年度(二○○一)的一百四十多所,成長近三倍;學生數由原先的二十六萬多人增加到七十八萬多人,成長也近三倍。今年(二○○三)教育部公佈的資料顯示,明年台灣的大學錄取率估計將達110%,二○○五年達117%,二○○六年達127%,這意味著大學提供的就學名額比報考大學的考生名額還要多,達成了「人人唸大學」的理想。然而,「人人唸大學」的夢想成真之後,教育部門放任大專院校拼命改制擴張,很多師資和設備都不夠水準的職業學校,卻仍升格為技術學院,再升格為大學。在這種「換牌改制」政策下所成立的大學,教育品質有無堪慮呢?

而高等教育經費緊縮,意味著大學教育品質的下降。台灣公私立平均卻不到十四萬元。另外,行政院主計處統計,最近三年來,大學生「畢業即失業」的情況相當普遍,目前還有超過一半的大學畢業生找不到工作,今年的應屆畢業生中預計將有七成的人未能就業。因此,高等教育的質量如何提昇?學費是否過高?是否需要透過大學整併重新調整大學數量?最近政府提出的大學行政法人化構想是否能解決我國高等教育的問題?值得觀察。